文州生日快乐www

张佳乐再傲娇一夏:

0210喻文州生快
写在前面


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
ooc ooc ooc
重说三


基友要的喻王/却写成了喻王喻


cn森屿


mirror image  /   镜像


王杰希独自缓步走在这个城市寂静的黄昏里。
酒店离比赛场馆不远,他和队长打了声招呼,步行回酒店。
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。


当荣耀两个字霸满屏幕的那一刻,王杰希只觉得他终于被人从冰窖里拉了出来。
周身依旧浮动着透骨的寒意。
很久之前,他就知道叶秋这人,深不可测。
但刚刚那场比赛才让他明白,深不可测这四个字背后,说不出口的话。


「叶秋没有极限。」


这话显得那么打击人心。
没有极限,就意味着不可战胜。


王杰希却无端生出了些兴奋。
毕竟少年心气,燃烧激情才是主旋律。
况且能走上电竞这条路的,谁还没有点执着。
是人都会有极限,只是现在还没有人能触及叶秋的极限。
那就由我来把叶秋的极限逼出来。
叶秋有一叶之秋,我有王不留行。
他是战斗法师,我是魔道学者。
脚步越来越快,王杰希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件事。
荣耀!荣耀!荣耀!


这一晃神,都到了酒店门口。
推门进大厅,在休息区里看到了个熟人。
王杰希心里激动,现在看见谁都想拥抱一下。
也就是在心里想想。
走近休息区,王杰希看见那人埋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。
印象里每次见到他,他都是这样的姿态。头垂的很低,柔软的发尾随着他的动作划过纸面。骨节分明的手握着一根水蓝色的钢笔,字写的很好看。
“喻文州?”
王杰希隐约觉得今天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却说不上到底哪里不一样,话出口带了些不确定。
那人应声抬头,和王杰希四目相对。
王杰希终于知道哪里不一样了。
他由于太用力握着笔而指尖发白的手,颤抖的笔尖以及有些凌乱的字。
印象里,喻文州的眼睛温和成了一潭水,涟漪轻泛,无波无澜。
可现在,他的眼睛里,分明有惊涛骇浪。
“王杰希?”
声音甚至有些不稳,尾音发颤。
“嗯。”
四下无言,王杰希觉得自己冲动了。
他和喻文州隔着些距离坐下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,便转了头,去看放在喻文州膝上的笔记本。
喻文州的笔记本,他以前是看过的。总是些选手和角色的特性分析,以及赛况记录。
摊开的这页纸上,满满的一页,只是在单纯的重复两个字。
「荣耀」
王杰希愣了。
喻文州赶忙合上了笔记本,有些不好意思,扭头看向窗外。
王杰希觉得在喻文州身上看到了自己方才的影子。
他们是一样的人。
“我觉得叶秋是个可怕的对手,”王杰希开口,喻文州略带疑惑的回了头。
“可是我想打败他!”
王杰希看见喻文州脸上的表情变了,微笑着,却是不同以往的笑。
“真巧,我也是。”


……


他和喻文州果然是一样的人。


迷迷糊糊这么想着,王杰希醒了。
怎么会梦见这么久远的事儿,那是第几赛季来着?记不清了。
揉了揉眼睛,视线才明晰起来。
在飞机上,旁边是正专注于擦眼镜的张新杰。
王杰希拍了拍脑袋,这一觉睡的,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了。
转头对上张新杰的眼睛,王杰希清醒了。
世界邀请赛,这是去苏黎世的飞机。
“醒了?”
隔着过道,喻文州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王杰希侧头对上了他的视线,微笑。


喻文州看着人微笑,心里叹了口气。
他和王杰希认识的时候,他们都还只是训练营里的小鬼。
性格上相似的温和让两人在几次短暂的交流之后,成了朋友。
没到无话不说的地步,但也算得上亲近。
喻文州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,他发现自己对王杰希的感情,可能没那么单纯。
喻文州不介意,听之任之。
骨子里的冷静和理智让他在发现自己的性取向时,都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但是那一次,喻文州慌了。
蓝雨夏休期去B市旅游,在商场遇到了带着一个女人的王杰希。
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反应,黄少天拉着蓝雨一干人就过去了。
幸好那只是王杰希的表妹。
喻文州却淡定不下来了。
计划着要不找个机会告诉他,这一计划,又是一个赛季。


第十赛季,叶秋改了个名字,带着一个草根战队拿了冠军。
喻文州正盘算着下赛季怎么扳倒新科冠军队,结果继林敬言之后,叶修也宣布了退役。
喻文州又慌了。
王杰希是第三赛季的选手,退役好像离他也近在咫尺。
冷静下来的他利索的收拾了东西,去了机场。
现在都觉得不真实。
喻文州到了B市,直接去找了王杰希。
一番还算委婉的表白之后,王杰希没怎么迟疑,说。
“好。”
喻文州想到了无数种可能,唯独没有这一种。
又觉得自己无聊,人家都答应了,纠结个什么劲。
还是觉得不安心。


事实证明,喻文州的预感是正确的。
他们两在一起,缺点感觉。
感觉和当初做朋友的时候比起来,没什么进展。


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明显出了神,眼眸间聚集着无奈。
王杰希到底对喻文州是怎样的感情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之前他隐隐感觉到了喻文州的情绪变化,闭口不言。
王杰希自己搞清楚自己的感情前,他乐于装傻。
但是他没想到一向冷静的喻文州会突然表白。
看着那双眼睛里漾开的情绪,王杰希觉得自己该是喜欢他的。


出了机场大巴就在门口等着,王杰希挑了个靠后排的位置,靠着椅背补觉。
身边有动静,睁眼对上喻文州的眼睛。
“吵着你了?”
“还没睡着。”
“昨晚没睡好?”
“睡得晚,躺床上睡不着。二十好几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儿一样,春游前一天晚上睡不着……”
“第一届世界邀请赛,睡不着也难免。再睡会吧。”
喻文州看着王杰希,只是笑。
性格使然,两个人都没有选择主动去靠近,而选择了远观。
换句话说,这两个人都在等对方主动。
王杰希闭了眼,座椅有点低,脖子空着。
喻文州叹了一声。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“看着怪难受的。”
王杰希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。
脖子一歪,靠在了身边人的肩膀上。
也不是很舒服。算了,靠着挺好的。


王杰希还是困,想着是不是水土不服。
一会还要收拾行李,王杰希把行李扔给喻文州去酒店大厅角落的咖啡店买咖啡。


叶修一脸「没烟抽我不爽」的表情。一沓房卡往桌子上一放。
“都是单人间,你们自己挑。拿了房卡给文州说一声就行。”
顺手拿了第一张,叶修看了一眼房号,给喻文州说了声,拖着行李就走了。
“叶修这还算领队?什么事往我们队长身上一推人就跑了,我要给冯主席打电话投诉他这种没有责任心的无耻行为。队长队长,叶修哪间房?我要去告诉他一个领队该像我们队长一样……”
喻文州拿出了叶修对面的房卡,打断了黄少天。
“对面。”
黄少天拿了房卡拎着行李朝正在等电梯的叶修跑过去。
“谢谢队长!”
喻文州冲黄少天摆摆手,低头又抽了两张房卡收了起来,招呼剩下的人赶紧挑房间,赶紧休息。


王杰希回来的时候,剩下的人都不见了。
喻文州站在原地冲着他笑。
王杰希觉得最近这段时间,他在喻文州脸上只看到了这一种表情。
笑的依然温文尔雅,但好像多了些什么。
“飞机上没睡好,在车上又没睡着,你要不回去先睡一觉,到晚餐时间了我叫你。”
下意识想问怎么知道我没睡着,想了想又咽了回去。
他们是一样的人,又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
喝了咖啡也没什么用,王杰希强打精神归整了下行李。
拉了窗帘连灯都来不及关,趴在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。
可能真的是水土不服吧。王杰希迷迷糊糊的想。
没事,文州在对面。


比赛日第三天,中国队拿下了法国队,顺利晋级。
王杰希再开魔术师打法,表现抢眼。
赛后各国记者拦在场馆门口,那架势丝毫不逊于昨天出尽风头的韩国队王牌。
回到宾馆的时候王杰希觉得笑都僵在脸上了。


晚饭没见喻文州,问了叶修。
“文州身体好像不太舒服,在房间休息。”
王杰希心里觉得不安。他上午还见过他,没见哪儿不对的啊。
也没心思吃饭,草草吃了两口了事。


王杰希先找叶修要了备用房卡。
伸手敲了敲门,没人应。
刷了房卡开了门,没敢开灯。
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,没人。
王杰希着急了,动作有些毛躁,转身踢到了床边的凳子,嘭的一声。
正对上了喻文州诧异的目光。
喻文州坐在露台的藤椅上,月光下白皙的皮肤近乎透明。
王杰希皱了眉,顺手扯了条薄毯,快步走到他身边,手搭上他的脖颈。
幸好不是很凉。
抖开毯子围到了他身上,眉头紧锁。
“像个老头一样。明天还有比赛,我会注意让自己不要感冒的。”
喻文州开口,尾音发颤。
王杰希记得,他只有在经历极大的情绪起伏的时候,才会这样。
“文州,怎么了?”
喻文州愣了下,抬头看向他,眼角带了笑。
“怎么忽然叫我文州了?”
“叶修那么叫的,我下意识……”
喻文州开始笑,不是微笑,是出声大笑,笑的身子都弓了起来。
王杰希眉头锁的更紧了。
他在发抖,好像是用尽全身力气,才逼出来的笑。
王杰希定在了原地,没有任何动作。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喻文州。
喻文州笑了一会,停下了。声音轻轻的。
“我从训练营开始,就不被人看好。我听过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……”
他顿了下,看向了王杰希的眼睛。
“你也想成为职业选手?我那个时候特别怕这句话。现在也怕。”
“战术大师也好,第一术士也好,怎么样都弥补不了天赋这东西。在国内还应付的来,现在,我连训练都开始力不从心了。”
王杰希看着他,却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自己。
“明明意识能抢在所有人前面,可是这双手……”
喻文州没哭,脸上甚至一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。
王杰希只觉得他再不做点什么,喻文州就要消失了。
他下意识的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,紧紧的箍在了怀里。手臂收紧,再收紧。
“文州,我们听不见别人的声音,我们只能听见自己前进的脚步声。我们文州那么了不起,坚持了这么久。你可是战术大师,第一术士,蓝雨的基石,你可是职业选手,那么厉害的职业选手。”
王杰希感受到了肩膀上的湿意。
他想起来了,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。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希望和绝望并存的违和感。
他很聪明的把一切都藏好。
在白天他是那个完美的蓝雨队长喻文州,在没人看到的角落里,他还是训练营里那个惧怕质疑的少年。
“文州,你做的很好。你是最好的职业选手。”
王杰希抚着喻文州的背,听到他渐渐爆发出来的哭泣声,心里一片柔软。
他以前一直觉得喻文州和他是一样的人。此刻,他忽然明白他错了。
喻文州是镜子里的王杰希,带着和他一样的笑容,背负着只有他能理解的痛苦。
他们彼此吸引,彼此需要,在命运的指引下相遇,注定纠缠一生。
听着怀里的人哑着声音叫着他的名字,之前对这份感情的不确定,瞬间蒸发不见。
如果你被一个人需要到了没有你就不行的地步,爱上他是必然,因为这辈子,可能不会再有第二个。


“文州,我爱你。”
看着他眼睛里的一片光华,王杰希认了。
吻上了他柔软的唇,王杰希想。


「喻文州是王杰希的镜像,遇见了,注定这辈子再也放不开。」

评论
热度(20)
  1. 鲜虾鱼板相叶兔的长耳朵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文州生日快乐www
 
© 鲜虾鱼板 | Powered by LOFTER